salt peanuts

媽呀~上面那文謅謅的標題是要重出江湖寫論文了是嘛

其實呢~只是熊恥是想要介紹兩首最近很喜歡的爵士樂曲給大家聽聽啦~

 

-----------------------------------------------------------------------------------------------------
第一首是"Go Limp"by Nina Simone(妮娜.西蒙)

nina

Nina in concert

(熊恥聽的版本出自於"Nina in concert現場魅力"這張經典專輯)

 

這首歌從歌名就很有趣,go limp常常被用在男人XX軟掉的時候,但這裡應該是指放棄抵抗全身癱軟的狀態,就像下面這隻小獅子一樣。

lion go limp

(我投降啦..媽咪~)


整首歌的大意其實就是一個女孩被她老媽警告不要加入NAACP(美國有色人種促進會)的遊行,要不然小心貞操不保的一段對話。XD

歌詞簡單又幽默風趣,熊恥來試著簡單翻譯一下,獻醜啦~翻不好的部分還請各位指教

Oh Daughter, dear Daughter,

喔~女兒,親愛的女兒,
take warning from me

聽聽我的勸告吧,
and don't you go marching

with the N-A-A-C-P.

你可不要去參加那個"N-A-A-C-P"的遊行喔! (唱到這邊,底下的白人觀眾都大笑)
For they'll rock you and roll you

他們只會把你搖來晃去的,
and shove you into bed.

然後就把你推倒在床上!
And if they steal your nuclear secret

而且如果你的核心秘密(!?應該是指貞操吧...)被他們偷走
you'll wish you were dead.
你會希望妳已經死了~


(refrain:)

副歌
Singin too roo la, too roo la, too roo li ay.

唱兔囉拉~兔囉拉~兔囉拉勒~~~~(唱到這邊逼台下的觀眾一起唱)
Singin too roo la, too roo la, too roo li ay.
唱兔囉拉~兔囉拉~兔囉拉勒~~~~(還算滿意的感覺,逼觀眾以後去別的地方也要跟著唱XD)


Oh Mother, dear Mother,

喔~老媽,親愛的老媽,

no, I'm not afraid.

不,我不怕
For I'll go on that march

我不但要去那個遊行
and I'll return a virgin maid. 

而且還要保持著處子之身回來!
With a brick in my handbag

我在手袋帶了一塊磚頭(身為一個黑人少女,帶塊磚頭是很合理低!?)

and a smile on my face

臉上則帶著微笑
and barbed wire in my underwear

to shed off disgrace.
內衣上還給他用鐵絲卷卷卷,想非禮的就倒大楣啦! (觀眾持續大笑中)


(Refrain)

副歌


One day they were marching.

有一天他們在遊行的時候
A young man came by

有個年輕男孩出現了
with a beard on his cheek

他頰上留著落腮鬍
and a gleam in his eye.

他眼睛裡閃著光芒
And before she had time

to remember her brick...

就在女孩有時間想到她的防身磚頭前...(觀眾快笑瘋了)
they were holding a sit-down
on a nearby hay rig.

他們就在旁邊的乾草堆自己靜坐抗議(自強活動)起來了!

(Refrain)

副歌


For meeting is pleasure

見面是歡愉的,
and parting is pain.

而分離是痛苦的。
And if I have a great concert

而如果我能演出一場超棒的演唱會,
maybe I won't have to sing those folk songs again.

說不定我就不必再唱這些芭樂歌了~(這一段影射自己,觀眾只好很捧場的大笑加拍手)
Oh Mother, dear Mother

喔~老媽,親愛的老媽
I'm stiff and I'm sore

我全身僵硬,我好難受
from sleeping three nights
on a hard classroom floor.

因為我在學校教室的硬地板上睡了三晚!

(Refrain)

副歌


One day at the briefing

有一天在集會上
she'd heard a man say,

女孩聽到有個男人說
"Go perfectly limp,

你就給它癱軟到底
and be carried away."

然後(被他們)抬走(這邊應該是指遊行時遇到警察要驅離時的抵抗方法)
So when this young man suggested 

但當年輕男孩也這麼說時
it was time she was kissed,

卻是他們在親吻的時候
she remembered her brief

女孩想到了集會的建議
and did not resist.

於是一點抵抗也沒有的就範了(男孩! 你這個紳(ㄅㄧㄢˋ)士(ㄊㄞˋ))


(Refrain)

副歌(觀眾越唱越大聲~嗨得勒)

Oh Mother, dear Mother,

喔~老媽,親愛的老媽,
no need for distress,

不要苦惱
for the young man has left me

his name and address.

那個年輕男孩有留給我他的名字和地址喔~(就是在苦惱會相信這個的你啊!你這個女孩真是好傻好天真~) 
And if we win

而且如果我們贏了(這場遊行)
tho' a baby there be,

然後又不小心有了小孩
he won't have to march
like his da-da and me.

他就不用和他的把拔和我一樣去外面遊行了!

 

(現場演唱會版本~不過跟熊恥CD的版本不一樣)

這歌詞表面上是黑人老媽很不幸的預言女兒跟著一群年輕小伙子出去只為了不著邊際的人權而遊行,到最後會人財兩失還帶了一個孽種回家的搞笑故事;但卻同時反諷是因為你們這些白人們的歧視,才需要去遊行。

 

另外這首歌現場演出有趣的地方在於因為旋律好幾段都一模一樣,結果害得Nina一整個大忘詞,

(不過我相信到後來其他演唱會的版本應該是故意的)

只好用傻笑以及和觀眾喇賽來撐時間,

但因為氣氛實在帶動得很成功,觀眾最後還嗨到起立鼓掌

反而成為了後來藝人們忘詞時的最佳模範(看看那角落的周華健,他也是傳人之一)

 

這首歌可以看出黑人樂手如何透過在音樂上的主導權來傳達一些她們基本權利如何被剝削的歌曲,而台下觀眾的反應也可以聽出他們的笑聲其實帶著一絲尷尬,大約是被激起了一些反省的表現吧...

 

-----------------------------------------------------------------------------------------------------

另一首歌是"Salt Peanuts"by Dizzy Gillespie(迪吉.葛拉斯彼)

Dizzy

這首歌是Dizzy在1942年的作品,其實是結合了口白和多種樂器炫技表演的爵士曲目

熊恥聽的是1953年在加拿大多倫多馬賽廳所舉行的音樂會的名演版本

馬賽廳名演

這也是咆勃(Bebop)爵士樂的經典名盤

演出陣容超華麗,都是當時的天王級人物

包括了中音撒克斯風手--查理帕克

        小號手           --迪吉葛拉斯彼

        鋼琴手           --巴德鮑歐

        鼓手              --麥克斯羅屈

        低音大提琴手   --查爾斯明格斯

聽到上面這些人互飆的爽快程度絕對是嚇死人的~

而歌曲中當中口白的部分很有趣喔!!以下熊恥再度出馬翻譯!!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 Peanuts

鹹花生

Salty

鹹啊~~~~~~~

 

喔~熊恥真是太用(ㄉㄚˇ)心(ㄏㄨㄣˋ)了

(眾人痛毆)

 

(附上1947年的現場版本錄影)

 

事實上這首歌有趣的部分更多在於演出的歷史

最早其實是迪吉的一首普通小品,

而在這一張專輯明格斯為了反抗白人工業長期歧視黑人音樂家,因而自己組了一個唱片公司,而錄製了這一張專輯。(後來很快也倒了)

但這一首歌就此成為了迪吉的重要作品,

而在1978年,迪吉的70歲大壽時,他甚至在白宮的南草坪上舉辦了一個大型音樂會,而特別嘉賓就是當時的美國總統-Jimmy Carter(吉米卡特)!!

jimmy carter

卡特不但是參加而已,他還上台一起表演那個鹹花生鹹花生的鬼打牆口白ㄚㄚㄚㄚ!

而迪吉還高興地說他想不出還有誰比卡特這個前花生佃農更適合唱這一首歌了!

 

原本只是熊恥無心插柳地整理,

竟然可以從這兩首歌看到黑人的音樂如何從中下階層的庶民音樂慢慢的變成社會主流,乃至於連美國總統都不能輕忽的美國文化代表

大家不覺得很有趣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恥 的頭像
熊恥

熊恥的窩

熊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