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卷嗚哇喵  

貓卷很不爽,眼睛瞇著趴在書桌上,一雙耳朵高豎著,那黃白相間的尾巴像鞭子般揮來晃去,啪啪作響。

 

而貓卷的小主人阿修,正看著他媽眼睛瞪著老大,驚魂未定得說:「齁~你知道嗎?今早我去菜園種菜,才到菜園口就看到一隻果子貍躺在那,脖子都被咬斷了,恐怖噢~又是汪汪幹的,這傢伙到底從哪抓來的!?嚇死我了!」

 

汪汪是修媽養在山上菜園看家的台灣土狗,據說全身烏黑精壯毫無一絲絲贅肉,貓卷雖然跟他沒直接碰過面,但某方面卻一直把牠當作自己潛在最大的假想敵。看著修媽驚恐未定地用手比劃著那果子貍的身形—估計比貓卷還小些,而小主人阿修似乎不但不覺得可怕,反而還笑著回應說要給汪汪一個讚,貓卷聽著心中無名火起,要是自己也在山上巡個三五圈,莫說一隻果子貍,就是一打也是易如反掌。

 

想到這,貓卷右手指尖一用力,四根白晃晃的貓爪彈出,自貓卷成年以來就不再讓人類亂剪指甲了,總是靠自己好好地研磨它們,對爪子的保養一般來說牠會分成以下四個步驟:

 

1. 先以水泥牆大刀闊斧地弄斷不需要的部分。

 

 

2. 再以木頭傢俱摩出尖銳度。

 

 

3. 用紙箱作細部的修飾。 

 

 

4.好好洗洗爪子,避免藏污納垢。

 

 

當然,若當天有出外,自然也要插到泥地裡敷個爪膜補充一下維他命E的。也因為每天這樣勤勞不懈,貓卷這一左一右八根爪子端的是鋒利無匹見血封喉,往往獵物還未注意到那白光一閃,便被貫體而亡,死在其下的蟑螂蜘蛛不計其數。他常沾沾自喜地向阿修炫耀他的戰利品,但阿修卻總是皺著眉頭說『貓卷,你很髒誒!』從未一回,阿修有像今天那樣笑著說要給他一個讚的,這讓他心裡很不平衡,尾巴甩的是越來越快,明明是自己比較早來到這個家,戰績也輝煌得許多,為何卻被如此忽視!?

 

『對,是毛的問題!』貓卷恍然大悟,尾巴啪嗒一聲拍在桌上。

 

人類似乎看到光滑的蟲子就下意識覺得噁心而認為是髒東西,而髒東西不能是戰利品,戰利品必須要有毛,跟人類自身一樣有毛,這樣他們才會認同你戰勝的是接近他們的物種而尊敬你。

 

想通這一點的貓卷,縱身一躍下了桌子,走到家門口回頭望著阿修叫了兩聲,
暗示他想出門散步,阿修幫他開了一條小縫,他便迫不及待的鑽了出去。

 

暖洋洋的陽光洒在貓卷身上,這個下午天氣真好,很適合狩獵。走到社區邊緣,貓卷跳到邊界的紅磚矮牆上,先拉了拉筋,環顧社區一周,心中打量著適合的狩獵目標。『老鼠?未免太理所當然,沒有新鮮感,先跳過。麻雀?吱吱喳喳的又看起來好弱,而且羽毛算不算毛好像有定義上的瑕疵,跳過。小狗?總有一天我會跟汪汪對決,今天就先算了...誒?那是啥??』

 

貓卷左側下方是社區外的廢棄空地,雜草有快30公分高,而就在離貓卷約莫50步外的草叢中,牠看到了一團約足球般大小金黃褐色、毛茸茸的生物,說是果子貍但卻大得多顏色也鮮豔不少,在這種距離下很難進一步判斷,貓卷決定潛行靠近瞧瞧。

 

貓卷尾巴高高豎起呈現戰鬥狀態,以最輕巧的姿勢下了矮牆,屏住氣息,身體壓得比雜草還低,一點一點地匍匐前進,沒有一點聲息。

 

20步外,隱隱約約可看到這生物有條宛如新月般的尾巴。

 

10步外,身體細細長長,四肢卻短短的,頭臉黑黑的一塊有些呆呆的樣子,看來似乎像是隻黃鼠狼,但那條大尾巴卻顯得有些不襯搭,只見牠眼睛微閉似乎正在休息,胸膛隨著呼吸規律起伏著。

 

5步外,已到了自己的攻擊範圍內,貓卷四隻微蹲蓄力,益發慎重起來,準備隨時撲上去來招長虹貫日壓制住對方。

 

『呱呱!』不遠處一隻癩蛤蟆叫了一聲,貓卷暗叫不妙。

 

果然那黃鼠狼聽到聲響,眼睛猛地睜開,這一瞧就見到了貓卷正蹲在他面前,貓卷心想若再遲疑被拉開距離可就麻煩了,後腳一發勁,整隻貓如箭一般地彈射出去,其勢之快,真可稱得上是黃色閃電,貓爪也順勢一伸,一時間精光暴漲,眼看目標就在眼前了!

 

說時遲那時快,那黃鼠狼那新月般的尾巴高高翹起,朝著貓卷的方向猛然一揮,貓卷只覺右眼一涼,血花四濺!右眼上竟莫名被劃了一道10公分長的口子,貓卷慘叫一聲『嗚哇喵~』 右爪不自主地縮回往眼前一擋,而那黃鼠狼就趁著這縫隙往右一個翻滾,躲開了貓卷必殺的攻擊。

 

眼看一擊失手,貓卷又氣又急,回過身來朝著那黃鼠狼的方向準備發起第二波進攻,眼角一瞥卻見那黃鼠狼的大尾巴又對著牠猛然一揮,不及多想,貓卷立馬轉向往上一彈,這跳直有兩丈高,連那黃鼠狼也嚇了一跳,連忙把尾巴往後一縮,對著仍在空中的貓卷又是一揮,貓卷這時已知道那新月狀的尾巴有古怪,循著揮擊路線似乎可射出一道約10公分寬的刀氣,雖然不大但無色無味且速度極快、鋒利無比,眼看在空中避無可避,貓卷索性腰一挺來個鷂子翻身,改變落下曲線的同時以雷霆萬鈞之勢往那黃鼠狼再度殺去,黃鼠狼沒料到貓卷變招如此迅速,尾巴還來不及動作,貓爪已來到面前,下一秒鐘,白花花的肚子上也被劃開了一道10公分的傷口,黃鼠狼慘叫一聲網連續三個翻滾拉開了距離。

 

這下算是平手了,貓卷右眼上的傷口仍流著血,為避免鮮血流入眼中影響視力,他用掌輕輕將血跡擦去,舌頭伸出舔了舔,血液特有的鹹味讓他感到興奮,體內真氣催谷不息,但同時間的他的腦袋卻是冷靜的,他一向對自己的戰鬥能力有自信,阿修當初撿到他的時候,貓卷才剛出生,看來只是隻平凡無助、無父無母的小橘子貓,但社區口那家大學教授養的暹羅貓「百曉長老」曾說過,貓卷的出身必不平凡,他跳的比誰都高,利爪比誰都快,而在他跳躍的時候,背後的花紋更會隨著肌肉而扭曲,看來竟像雙金色的翅膀,而那正是武林間流傳的「貓俠通鑑」中戰鬥力排行高達第三的「電光飛虎」的證明,在記載有案的108隻貓俠中,他僅僅排在可操縱殭屍大軍的「幽靈鬼貓」和可預測一切敵方行動的「金銀妖瞳」之下,但對戰鬥的直覺,貓卷有自信不輸給任何人,他現在已完全掌握那黃鼠狼尾巴的揮擊軌道,既然看穿了軌道,區區十公分寬的刀氣要躲起來又有何難?

 

那黃鼠狼仍不死心,尾巴快速的轉動著,一連又發出了五道刀氣,但貓卷只是優雅輕輕往左或右走個半步便全數避開。不斷逼近的同時,貓卷嘴角甚至微笑了起來,腦中快速搜索著對方可能的底細。『啊,是了,長老曾給我講過日常生活小妖怪的專題,這黃鼠狼大大的尾巴和操縱真空刀氣的能力特徵,都指向了一種叫做「鐮鼬」的小妖怪,雖只是小妖怪,但也夠稀奇的,若能把牠抓起來,阿修肯定會給我一萬個讚!!』貓卷心想。

 

心意已定,貓卷腳下真氣再度凝聚,那鐮鼬的模樣似乎有些害怕,扶著肚子上的傷口廝吼了幾句,而貓卷卻氣定神閒,不發一語。

 

鐮鼬持續念念有詞,忽然一聲長嘯,轉身意欲逃離現場!而貓卷也早已鼓足真氣,應聲彈出!.....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但就在這個MOMENT,貓卷腳下的雜草像是有了生命,纏繞住了貓卷的兩隻後腿,硬生生地把貓卷從空中給跩了下來!

 

『嗚哇喵~~』貓卷淬不及防跌了個貓吃屎,忍不住又慘叫一聲。抬起頭來一看,哪裏還有那鐮鼬的身影,只剩下地上斑斑血跡、幾根金黃色的鐮鼬毛以及寂寥的風聲。右眼上的傷口又爆開了,一抹血痕混著泥土在貓卷臉上作畫,看起來狼狽至極。『靠!』貓卷咒罵著,這時才記起了有關鐮鼬的更多細節,據長老說鐮鼬小妖通常是三隻一組,鐮鼬一號能使用草把人絆倒,鐮鼬二號能使用風瞬間切開目標的肉,最後鐮鼬三號則使用特製藥膏瞬間治療目標的傷口,使血不致流得太多,這樣一套下來,被攻擊的目標往往搞不清楚狀況,只覺得絆了一下,多了一條小小的傷口,而他們就是喜歡看目標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傻樣,深深引以為樂,還真的是很無聊的惡作劇小妖,是吧?

 

『看來一開始看到的那隻是鐮鼬二號,剛剛絆倒我的則是那鐮鼬一號,等等,那鐮鼬三號怎麼沒幫我擦藥!?大哥,要做就做全套啊!你們太不敬業了吧!!』貓卷憤憤然地想,轉頭看到地上那撮金毛,抓了起來。

 

貓卷回到家裡,忍著右眼上還噴著血,殷切地舉起右爪向阿修展示他的戰利品,但阿修一眼也沒瞧瞧那撮金毛,倒是一邊哇哇亂叫一邊把貓卷罵個臭頭,不到五分鐘就把他關進籠裡抓去看醫生,貓卷還想抗議,但照例沒人理他,只能在籠裡眼睜睜看著那撮金毛懸浮起來並順著一道旋風轉呀轉地從門縫中鑽了出去。

 

貓卷縫了五針還被禁足一個月,而汪汪在那期間又打到一隻山羌,阿修說要給他十個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熊恥的窩

熊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